<span id='hqt0r'></span>
    <acronym id='hqt0r'><em id='hqt0r'></em><td id='hqt0r'><div id='hqt0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qt0r'><big id='hqt0r'><big id='hqt0r'></big><legend id='hqt0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ns id='hqt0r'></ins>

      <fieldset id='hqt0r'></fieldset>

    1. <i id='hqt0r'></i>
      <dl id='hqt0r'></dl>

    2. <i id='hqt0r'><div id='hqt0r'><ins id='hqt0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tr id='hqt0r'><strong id='hqt0r'></strong><small id='hqt0r'></small><button id='hqt0r'></button><li id='hqt0r'><noscript id='hqt0r'><big id='hqt0r'></big><dt id='hqt0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qt0r'><table id='hqt0r'><blockquote id='hqt0r'><tbody id='hqt0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qt0r'></u><kbd id='hqt0r'><kbd id='hqt0r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hqt0r'><strong id='hqt0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鬼舔頭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免费视频1000集_福利社av在线看免费_福利社普通区免费视频

            在我小的時候,傢鄉的每個夏天似乎都是那麼炎熱。

            我們這裡從清明開始,一直到七月十五鬼節這段時間,都是有晌的。什麼是晌那?晌就是中午。而我們這裡在清明節後就開始有晌瞭,每天中午都要歇晌。就是說夏天中午的太陽特別毒,不適合勞作,所以要午休。如果你有機會在有晌的這段時間裡來到我的傢鄉,你一定會發現,在中午一到三點這短時間裡,除瞭一些頑童外,大街小巷都看不到任何一個人影。那情況詭異的很,就如同你忽然來到一個無人村一樣,雖然天上那火辣辣的日頭照的村裡一片通明,但卻瘆的慌。

            人都哪去瞭,當然是在睡覺。

            中午睡覺這邊的土話叫歇晌,中午不睡覺叫賣晌!

            然而是會有例外的,比如那些孩子們可不會管什麼晌不晌的。毫無睡意的他們總是趁大人睡覺的時候偷偷溜出來偷著玩,然而那時候的我卻跑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奶奶午休前總是坐在那張老舊的吱扭作響的大床上唬我說:“大晌午的,外面都是鬼,你要是跑出去,會被鬼舔頭的。”說完大把的將我衣角抓在手中,然後躺在瞭鋪著涼席的枕頭上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我是萬萬不敢偷溜的,看奶奶熟睡後,我這才輕輕的拉著我的衣服下擺緩緩的用力。然後就在衣角還差一點就要成功逃出奶奶手掌心的時候,那手卻忽然攥的緊緊的。我趕忙吐吐舌頭,閉上眼睛,把手背在後面裝作熟睡。

            有時候我也不禁會問奶奶,鬼為什麼要舔別人的頭那?奶奶說,從清明節過後,鬼每天中午都會出來在大街上活動,碰上點子低的人就會舔瞭他的頭,要不就會跟上他。奶奶口中的跟上就是被鬼纏上。然而我總覺得這是騙人的,老師和書上都說這世界上是沒有鬼的。於是我有機會瞭又會問:“奶奶,你知道誰被鬼舔過頭嗎?”

            奶奶就會嚇唬我說:“那二平不是就被鬼舔瞭頭瞭嗎,他頭上被舔的那塊現在都不長頭發。”

            二平是我爹的朋友,於是我又去問爹:“爹,二平叔真的被鬼舔過頭嗎?”

            “這倒是真的,現在掀起他的頭發來還能看到那塊光溜溜的頭皮,那形狀就跟個舌頭一樣。”

            我心裡很好奇,更想看一看二平的頭,可是我小時候膽子很小,哪敢去隨便看人傢的頭。自那以後我每天晌午都會想起二平的頭。直到那一次,我才滿足瞭自己那小小的好奇心。

            那是二平傢辦喜事,給他兒子開鎖。也就是給他兒子舉行成人禮那天,跟著我爹和我娘去吃酒席。爹坐的這一桌酒席就是二平叔的朋友們,二平自然也過來陪著。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。不得不說我兒時的好奇心足夠強,吃飽喝足之後我又想起那件事。於是小眼珠一轉,盯住瞭二平叔的頭。

            二平是標準的國字臉,五官端正,三七分的大背頭。此時的他放下瞭筷子,端著酒杯與眾人攀談。此時的我緊緊盯著他的頭發,盼望著能忽然有一陣風幫我掀起他的頭發,讓我看個清楚。不過我卻是有些太異想天開瞭,屋子裡怎麼會刮風那。

            我記得很清楚,那天屋子裡擺著好幾桌酒席,人很多,再加上又是初夏,所以有些悶熱。這時,應該是因為太熱的關系,二平叔用手撥弄瞭一下他的頭發。這下可讓我看瞭個正著,隻見在他頭頂偏右的地方,有一塊地方光溜溜的。那種光滑就像是一個木匠在木頭上刷瞭一層釉一樣,再加上汗水的滋潤,讓那裡更加有光澤。沒有頭發的地方和有頭發的地方形成鮮明的對比,那形狀看上去的確像是一個舌頭,而且那舌頭很尖很長。從天靈蓋一直拖到後腦勺。看著那光滑的不像是人的皮膚,再聯想起鬼舔頭,我不由的打瞭個冷顫。

            無獨有偶,由於那痕跡很明顯,桌上的其他人自然也看到瞭。其中一個叫虎子的道:“二平,頭上那塊兒現在還不長頭發啊。”

            二平對這事也不是很在意,隨口說瞭一句:“嗨,說來也怪,自從小時候出瞭那事。後來我去過很多大醫院都沒看好。”

            桌上其他人自然也註意到瞭,這要是生人問別人身體上的缺陷,那是不尊敬別人。可是他們都是從小穿開襠褲長大的,說這些自然不會在意。於是虎子又追問到:“二平,當年到底是咋回事啊,給我們說說唄。”在座的人都豎起瞭耳朵。

            二平深吸瞭一口夾在兩指之間的煙。直到煙頭紅的發亮,才緩緩吐出那口濃濃的煙。煙霧繚繞,模糊瞭他的臉孔,也仿佛將我帶到瞭他的童年,那噩夢一樣的中午。

            那是個六月天,晌午吃完飯還是熱的很。二平等他娘睡著瞭,就偷偷踩著凳子把門栓拿下來,就跑瞭出去。大晌午,街上一個人都沒有。往地上一坐都燙屁股,他想著找個涼快的地方,就往玉米地裡走。那時候小也不懂,玉米桿子長的高,綠油油的。一鉆進去啥也看不見,一股勁沒頭沒腦的往前走。也不知道走到瞭什麼地方,忽然就沒瞭玉米桿子。在玉米桿子的包圍下,一座長滿雜草的墳包上長著一顆參天的老槐樹。那樹估計有一人懷抱粗細,枝繁葉茂的。一走到那樹下,身上就頓時涼快瞭許多。

            二平解開褲子照著墳頭撒瞭一泡尿,然後躺在那墳包上柔軟的雜草叢裡,嘴裡叼瞭一根毛毛草。看著大槐樹密密麻麻的枝葉就睡著瞭,隻有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,洋洋灑灑在他身上。

            雖說是剛吃完飯,可也是沒吃飽啊。那時候,二平傢裡窮,二平說那時候每天吃完飯,都會雙手捧著碗用舌頭舔幹凈裡面的每一粒米。那碗頓頓都舔的瓦光錚亮的,就跟洗過的一樣。睡著睡著,二平就夢到自己吃完飯又在舔碗。大長舌頭一下一下的,迎合著手上的碗。沒幾下就舔的幹幹凈凈的。忽然他覺得頭上濕漉漉的,不知道什麼液體滴在瞭自己的頭上。

            睜開眼睛做起來,摸瞭摸腦袋,短發濕漉漉的。好奇的抬頭一看!隻見那樹杈中間卡著一個骷髏頭,枯黃枯黃的。兩邊亂糟糟的黑色長發垂下來。據二平說,那頭上除瞭頭發沒有一點皮肉,可唯獨嘴裡垂下來一條長長的舌頭。那舌頭紅潤的很,跟那看起來枯黃的骷髏頭形成瞭鮮明的對比。

            二平愣瞭一會兒,站起來大叫一聲:“娘啊。”吼完就一邊哭嚎一邊往外跑。雖然玉米葉子打在臉上刮的生疼,可是卻不敢停下來。總覺得身後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著自己不放,稍微慢一點就會被抓到。

            往外跑可不是一步兩步,村子裡幾百戶人傢,哪傢沒有幾畝地。這一下子可把二平累的岔氣瞭,腿腳越來越沉。終於,一顆橫在兩根玉米桿中間的老豆秧把他絆倒。一個嘴啃泥趴在地上,就此昏厥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故事講到這兒,二平頓瞭頓:“後來的事都是我媽告訴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二平暈倒在地之後,過瞭晌午。村裡的人扛著鋤頭來地裡鋤草,看見地上躺著個娃,翻過來一看,竟是二平。

            送回傢去,二平昏迷不醒高燒不退!二平娘坐在病床邊心疼的撫摸著兒子的腦袋,忽然手中多瞭把頭發,再看二平的頭,光溜溜的一塊凸顯出來。上寬下窄,如同一條長長的舌頭!說來也怪,頭發剛掉,二平就醒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也就是自那以後,村裡才有瞭鬼舔頭一說。雖此後再沒發生過相同的事情,可我聽完二平叔的故事,我就老老實實的歇晌,再沒有賣過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