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9cari'></ins>

  1. <tr id='9cari'><strong id='9cari'></strong><small id='9cari'></small><button id='9cari'></button><li id='9cari'><noscript id='9cari'><big id='9cari'></big><dt id='9car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cari'><table id='9cari'><blockquote id='9cari'><tbody id='9car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cari'></u><kbd id='9cari'><kbd id='9cari'></kbd></kbd>
    1. <dl id='9cari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9cari'><strong id='9car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9cari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9cari'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9cari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9cari'><em id='9cari'></em><td id='9cari'><div id='9car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cari'><big id='9cari'><big id='9cari'></big><legend id='9car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9cari'><div id='9cari'><ins id='9cari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天黑不要進樹林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• 来源:福利免费视频1000集_福利社av在线看免费_福利社普通区免费视频

            老劉是我從小玩到大的朋友,後來因為上班我來到瞭城裡,從此在沒有主動聯系過他,隻是每年清明去老傢上墳碰見說幾句話,也就離開瞭。

            咚、咚、咚,傳來一陣敲門聲,“誰啊?”我急忙的過去打開門,習慣性的問瞭一句。

            打開們,看見門口的站著一個人,一身破舊的衣服,仿佛沾滿瞭土,樸實的臉上露出潔白的牙齒,“你是??老劉?!!”我狐疑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恩恩,二狗子,我可算找到你瞭,快給我走,你傢墳地出事瞭!”他慌張的說道,

            聽到這,我心跳仿佛停瞭一下,隨後說道“別著急,慢慢說!”,與此同時拿起車鑰匙穿上外衣,準備立刻回老傢。

            在路上,我聽明白瞭,盡管老劉的表達不是很好,但是還是聽明白怎麼回事瞭,不由得驚瞭一身冷汗。

            老傢的墳地裡埋著的是我那沒見過面的爺爺,據說當年是被人殺死的,至於太多的我也不知道,但是聽剛才老劉說,墳地被雷劈炸瞭,這是一種不吉利的象征,需要遷墳的。

            車開瞭2個小時到瞭老傢,到墳地第一眼看到的是多相親已經都來看熱鬧,並指指點點,看到我回來,大傢也就不在說話瞭,都靜靜的看著我,我繞著墳地轉瞭一圈,被雷劈後的草地一股發焦的味道,此刻墓碑也已經被雷劈出一道黑印,墓碑的背面潔白如霞,我心裡一驚,不對,我們傢的墓碑石後面應該有三個紅點,我之所以記得是因為每年上墳,我都會清理一下墓碑。

            不由得我心裡陰沉瞭下來,說道,“相親們,既然損壞不是特別嚴重就都回去吧,況且墳地我是不會遷的,除非墓碑徹底碎掉”說著,我頭也不回的離開瞭。

            夜裡,一個人影匆匆的穿過樹林走到瞭一個墳頭,隨後從身後拿出一個小錘子,開始砸墓碑,就在這時,身在暗處等瞭將近4個小時的我,走出來,指著他說“媽的,果然是你,老劉,沒想到真是你,沒想到你也為那些開發商賣命,為瞭讓我遷墳,你們真的是煞費苦心啊!”

            老劉聽到聲音先是嚇得坐在瞭地上,隨後便說到“我也是沒辦法,你有文憑去城裡工作,我沒文化,但是我也不想過苦日子啊,他們給我很多錢,足夠我下半輩瞭,我需要錢,我不想再窩在這個鬼地方瞭”老劉抓狂的說著!

            “你剛才做的一切,我已經錄下來瞭,你準備被抓吧!”你冷哼一聲,轉身就要走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老劉一臉陰險,拿起錘子猛然向我打來,一個猝不及防,頭部直接鮮血直流,摔倒在地,“你要幹什麼?難道你瘋瞭麼?殺人是要挨槍子的!”“呵呵,這荒山野嶺的,誰知道我殺瞭你?樹林裡可是很詭異的,沒有人晚上會到這裡來的。”說著,老劉此刻扭曲的臉上露著兇殘的笑,向我走來。

            三步、四步、就在快到我面前的時候,突然老劉冷愣瞭一下,隨後臉上變得異常害怕,好像突然看到什麼一樣,甚至我們感覺到他的腿都在抖,隻見他突然轉身就向後跑。

            我很好奇老劉看到瞭什麼!於是我轉過頭去,慢慢的看向我的身後。

            我發誓,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敢黑天的時候去樹林。

            借著月光,我清晰的看到瞭一張臉,那張臉離我特別近,它的鼻子差一點就能碰到我的鼻子,與其說一張臉,不如說是一張被腐蝕的肉皮,臉上還有一些蟲子在緩緩的蠕動,而眼框裡空如也,不時的有些流出一些黑色的液體,凌亂的頭發在微風中輕輕擺動這,我趕緊低下頭,不敢再看,

            但是當我底下頭的時候,恐怖的事情出現瞭,他居然沒有腳!而他的衣服,也與當年爺爺下葬時候穿的一模一樣。

            當我醒來的時候,我已經在醫院瞭,醫生說我流血過多昏在樹林,是一位大媽去樹林裡采蘑菇救的我。不過想起那張臉我依然害怕,但是都歸咎到失血過多產生的幻覺上,這麼想心裡便舒服瞭些。

            “大夫,對瞭,打我的那個人呢?”我又問瞭問醫生,老劉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“他啊,他比你先醒的,但是嘴裡一直重復著,‘好可怕,別殺我,我不是有意碰你的’。”接著醫生說,“後來,院長過來給他做精神檢查,才知道他是精神病,這回你這腦袋可白被打瞭,沒人給你付醫藥費瞭!”

            沒過多久,警察幫我找回瞭丟失的墓碑,幫我放置好以後他們就離開瞭,然後我上瞭墳,掃瞭墓,正準備離開。

            就聽見後面傳來一個孱弱的聲音“謝~謝~啦~~~”

            那一瞬間,毛骨悚然,我頭也不回的直接快速跑出樹林。